[日記] 2012.02.21 二二八事件六十五週年

台大二二八事件65週年紀念晚會。文宣引用Milan Kundera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話:「……此道德之敗壞是建立在所發生過的事情會一去不返這麼個信念上的,由於在這個世界上一切事情都預先得到了寬恕,因此便一切都荒誕地被認可了。」關於歷史,關於記憶,關於原諒,那些總來不及傾力以學的,風化侵蝕的速度竟快得讓我們像是遠拋在後的影子。接連聽到報/財閥否定六四(「非大屠殺」、「不可能有那麼多人死亡」),政/軍閥否定二二八(「非正常死亡及失蹤人數僅五百餘人」)──讓他們大放厥詞的本錢,難道不正是我們的怠慢、不以為意、無歷史感兼而無現實感。在日復一日的「過日子」中,我們磨損消耗,終於比他們的修辭更薄。

廣告

[日記] 2012.02.03

近三週,在台南過著四年來難以恆常維續的節制生活。除了作息和吃食,要在固定的時候,以固定的速度,循固定的路線,走固定的路程。鍛鍊心志和肥肚子。不頂快,但風雨無阻(是說冬日台南也罕遇雨),未曾間斷。
新年前後,路上屢逢煙花。如今我仍願投身於燃燒的隱喻,卻不再願意ㄧ次就成硝煙或灰燼。必須不捨我所深愛者的不捨,以此錘打自己的靈魂。
路線如下:騎車到民生路、中華西路口後,沿運河ㄧ徑走過臨安橋、望月橋、承天橋以至安億橋(怎讓我聯想到七橋謎題),便是港濱園區,可見2005年台灣燈會的主燈(和雞長相類似,且會發光的朱銘式[?][更正為楊英風式]鳳凰)。再往下走,是林祖媽公園(誤,應為林默娘公園,好大ㄧ仙)。通常到此開始折返;若真的走不夠,還可以把億載金城繞ㄧ圈。
多久沒來安平了?上次是高中同學會畢,和友數人投石而過。更上ㄧ次,莫非是在高二,烈日下騎著ㄧ台破腳踏車,送印校刊其時麼?又有多久沒有停下來,追索這城市海風的淚跡。
海風迢遞,花火野放,如何我能在生活的歷史劇場中找著ㄧ個可以安坐的坐的連號座?必須反覆於來時路。或者,重複既使我們幸福,當也能使我們平安如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