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12.08.29 林書揚的病情

六嬸婆祖曾玉嫻從北京回來一週,帶來六叔公祖林書揚的病情。肝癌末期,很消瘦但積了腹水,聽起來有caput Medusae,常用手比一個倒三角形給嬸婆祖看,說自己已經「瘦得變成三角臉了」。他很少下床走路了,即使偶爾起來,也只能走以往一半的距離。但席間國際電話交談了幾句,我聽起來反應雖慢,但回答尚還有精神、條理。

嬸婆祖自己也百恙叢生,這趟回台北主要也是跑好幾個地方拿藥,在我們晚輩看來真是非常辛苦;但她說是老(病)人照顧老(病)人,「他也陪我那麼多年」,是互相。嬸婆祖不在身旁的時候,比如此刻,他說自己陷入「真正的孤單」,因為「北京沒有人了」。好心酸。

但是嬸婆祖要他別這樣說,對那些醫護人員,還有勞動黨去北京照應的人不好意思。她在電話裏說,「mumu,有好多人關心你哦,麗君[我奶奶,六叔公祖的姪女]和她的兩個孫子都在這裏。」

嬸婆祖特別要我和 Erin Wu 吳佳璇醫師道謝,真的很感謝當時在台大三東幫忙喬病房,給予許多照料;她這趟回來行程太趕,希望下次有機會再找您聊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