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 聲明:學生會培訓,勿因小失大◎陳宗延等九位學生代表

    幾位學代針對學生會培訓先行動支案的看法與聲明

針對台大學生會於台大學生代表大會第三次常會(2010.10.11)臨時動議中提出之「學生會培訓暨台大實驗林探訪計畫-預算先行動支案」,在常會上以0:4表決不通過。本席在此提出幾點聲明:

1. 本席完全支持學生會妥善運用學生會費舉辦幹部培訓,也認同此次培訓的宗旨和價值。但就活動的執行面,三位外聘講者中,除森林系王亞男教授外,林博文先生和林育瑾先生均曾以中國國民黨籍擔任或參選公/黨職,具有濃厚明顯的政黨色彩,勢必會引發外界不當聯想,造成難以收拾的風波。

林博文先生曾擔任前南投縣縣議員、黨代表、副縣長;林育瑾先生則在今年參選國民黨青年團團長。以他們爭議的身分,擔任台大學生會幹部培訓三位講師中的兩位,是否可能不遭受外界放大檢視?

2. 更引人非議的是,學生會不僅不需付給兩位先生講師費,反擬接受他們的贊助,贊助額度甚至達到整個活動的四十%(根據學生會長說法,整個活動扣除預算、學校補助和學員自付額之外,所有缺口都會由兩位先生負責),而學生會預備向學代會提出的追加預算金額,卻只佔152460元中的24000元。

學生會秘書長表示,要是預算提得更多,學代會就不會通過了。本席對此持不同意見,因為學代會審議預算的標準並非開支的多寡,而是其效率和必要性。重點在於活動內容適當與否;而這兩位先生的身分和贊助行為,反屬先行動支案不通過的一大敗筆。

退一步說,即使尋求外界贊助,以台大學生會幹部培訓此等莊重正當之事,相較學生會舉辦之其他活動,並非不可能拉到足夠之贊助額以彌補財務缺口。

學生會若輕易接受兩人的贊助,可能會被質疑是幫兩人置入性行銷或搭建廣告舞台的質疑,儘管事實並非如此。

3. 衡諸整個培訓活動,既沒有非這兩位先生不可的理由,學生會似也並未思及外界可能的質疑聲浪,及其應對策略。本席並不懷疑學生會的用心,但我質疑的是學生會是否有能力對政治力入侵校園的輿論,乃至對台大學生會貼標籤、戴帽子的風潮做出有效的回應。尤其在近日批踢踢-前學生會風波後,一言一行似應更為謹慎。

4. 本席同意有講師免費講演,還自掏腰包贊助整個活動,確實是頗吸引人的誘因。但切勿忘記這項決定可能引起的外部效應,宜多思考是否值得賭上學生會聲譽,而因小失大

本席建議:學生會後續若擬針對此活動提出特別預算案,應明確規劃課程、慎選講者以避免置入性行銷和政治力介入等批評,並妥善思考經費來源及使用的合理性。

                                                                   醫學院學代 陳宗延
                                                                   生農院學代 江佩津
                                                                   社科院學代 周雅薇
                                                                   社科院學代 蔡明家
                                                                   文學院學代 洪崇晏
                                                                   管學院學代 張登皓
                                                                   社科院學代 黃韋鈞
                                                                   社科院學代 陳新皓
                                                                   法學院學代 張竣凱

                                                                          2010.10.12

[critic] 從「眾聲喧嘩」到《秩序繽紛》◎陳宗延

大約五年前,就讀高中的某段時間,曾一再翻讀何榮幸寫的《學運世代:眾聲喧嘩的十年》。2000年三月,出乎眾人意料之外,民進黨上台執政,「惡魔黨」一夕倒台。隔年有了這本書,書中主角是1990年三月野百合事件中最活躍的一批人,他們「正從不同角落用力發聲,形成一片『眾聲喧嘩』」(何榮幸 2001)。

此書當然精采。它不只是一個人的傳記,而是多個人的傳記,更企圖成為一個世代的傳記。儘管關於這個世代的定位和界線不是沒有爭議,作者也自承毋須定調,但「眾聲喧嘩」實在是太鮮明的一個形容詞──那時我亦曾深深沉浸在歷史感的現場,幻想著要效法這些前輩,或衝撞街頭,或沈潛念書,或給蔣介石戴帽子。十年又過,而今最感現實的,卻是書裡多人一再提到的,不知惡魔黨被消滅之後該作什麼、能作什麼的焦慮。

五年十年一閃而過,手上的書換成這本吳介民、范雲、顧爾德所編的《秩序繽紛的年代:1990-2010》。儘管主題和問題意識大不相同,這本書仍在某種意義上接續了《學運世代》一書2001年到2010年之間的空白。問題是,這幾年真有多於空白之外的意義嗎?當然有、一定有,我想,但一時卻說不出是什麼。我的焦慮無可遏止:從「喧嘩」到「秩序」,怎麼?是累倦了?創意枯竭了?靈魂出賣給梅菲斯特了?或者被體制收編了?

 政治工作者在政壇染缸或被收押、或還沒被收押,蛋頭學者都在象牙塔醬缸裡裹足不前,社運工作者對一步不可挪移的龐然巨獸作虛功,媒體工作者被消音噤語或曲筆求存──儘管實情並不盡然如此,但有那麼多人告訴我們這才是真相。所幸有顧爾德等人這麼反駁:「我們常常結論式或者印象式的『失落的八年』、『民粹』、『鎖國』、『民主反挫』等等語彙籤貼在過去二十年某些歷史段落上,而未去檢視一步一步的路徑。我們容易把動態的歷史停格,忙著去否定它或者想去緬懷它,而忘了這段台灣民眾共同創造出來的繽紛秩序,是我們每個人生命的一部分,而我們自己的生命也融入這個秩序」(顧爾德 2010)。

正是「我們」的個人史與時代鏈鎖在一起,才使我們成為一個歷史集團(historic bloc),使我們同渡一舟,使我們在一個陣線上作戰。

而這些作者,「並非都是當年『野百合運動』的參與者,但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歷史經驗:成長於威權時代,對於專制統治記憶猶新,而且一同跨越的威權體制的門禁,接受了民主化的洗禮,走向秩序繽紛、斑爛繁盛的時代。」(顧爾德 2010

※※

第一次見到范雲,也差不多是在初次閱讀《學運世代》前後;那時她甫由中研院轉任台大未久。而我在高中校刊社擔任主編,領頭製作了一個三十頁的野百合運動十六年的專題──現在看來,那只是採訪、模仿和創作的生澀雜揉。以當時的學運領袖范
作為採訪的第一站為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激勵。至今我不能忘記她當時應允採訪的回函:「
看了你的信後,我實在沒有理由不答應你們的訪談。我也曾經年輕,也曾受惠於許多前人思想上的刺激,雖然仍自覺思想上總是不足,但或許仍有熱情熱心可以鼓舞年輕的朋友」。

為了專題需要,死啃D. D. Porta等人著的《社會運動概論》,是當時市面上絕少可見的社會運動理論中譯本,我第一次接觸到資源動員論、政治過程論等生硬冰冷的詞彙;但如今感覺更深刻的,卻是范雲生動地為我們講解的社會行動「劇碼」(repertoire),「好像茶花女啊什麼的一台一台的戲」。那些歷史情節也正像一台一台的戲。是從那些時間點起,當時醉心文藝的我第一次轉向社會理論與實踐;我甚至沒有設想過,往後會成為她講壇下的學生,還一次次地在不同的戰場上得其馳援。

 這些都在這二十年、十年、五年內發生了,猶如書中一一深入剖析的:紀錄片產業的起伏、「文化大夢」的夢醒時分、公共知識份子的生滅、環運工運婦運移運教運農運的突進與頓挫、憲改和司改的「休市」、藍綠與兩岸政治架構的對峙、族群衝突的激情與緩解、「金融資本體系如何吃人」、媒體亂象等等。這些現象共同折射出社會的整體圖像,亦對個體自身有所反饋:每一位書寫者有其突出的問題意識,促使他進入不同的題材和領域;但這些研究和實踐又反過來改變作者本身。或許我們可以恰當地稱之為一個「世代的自我追尋」(借用范雲編纂的學運史料集的書名,《新生代的自我追尋》);就像對十六、七歲的我而言,野百合十六年專題彷彿是我的生世追尋之旅一樣。

再者,《秩序繽紛的年代》亦讓我聯想到兩年前由王宏仁等人主編的另一本書《跨戒:流動與堅持的台灣社會》。後者正好是我在范雲老師基礎社會學課堂上的指定閱讀之一,同時和《秩序繽紛》重疊了范雲、吳介民、李廣均、何明修、林國明等五位作者,在主題及選材上亦有若干相似之處。此書的出發點是1987年解嚴後二十年,且自命延續1989年台灣研究基金會出版的《壟斷與剝削》的香火,當可與《秩序繽紛》在一個世代斷代史的意義上相互參照補充。

令人欣喜的是,從《學運世代》到《跨戒》到《秩序繽紛》,這些學者以生命對時代撞擊的力道未曾稍減,沒有拘束於學術評鑑和國科會計畫的框架中,卻更能以精準清明的眼光去洞悉「戒」嚴規訓和「秩序」的邏輯,更且跨越之而重新賦予繽紛的新意義。學者身兼實踐者,學術語言便擁有怒吼宣言的熱切;而揭露和重構事實本身又回過頭來成為行動最有力的基礎。如何挪移自己的腳步,時而跨越、時而後撤,在每個角色間適當的若即若離,我以為《秩序繽紛》實是這群前學運份子,對當前台灣社會展演的一場成功試驗。

初稿完成於2010.08.15

經范雲師指正,定稿於2010.08.18


延伸閱讀:

吳介民、范雲、顧爾德編,2010,《秩序繽紛的年代:1990-2010》。台北市:左岸。

王宏仁、李廣均、龔宜君編,2008,《跨戒:流動與堅持的台灣社會》。台北市:群學。

何榮幸,2001,《學運世代:眾聲喧嘩的十年》。台北市:時報。

顧爾德,2010,〈創造下一輪太平盛世〉。《新新聞週刊》12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