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孵育創新或培育貪腐?發展型國家與亞洲生命科學◎Cheol-Sung Lee & Andrew Schrank(2010)

Cheol-Sung Lee & Andrew Schrank, 2010, Incubating Innovation or Cultivating Corruption? The Developmental State and the Life Sciences in Asia. Social Forces 88(3):1231-1256

本論文文作者為韓裔芝加哥大學社會學系教授Cheol-Sung Lee及布朗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寫作時任職於新墨西哥大學)Andrew Schrank,其主旨為解釋「為何東北亞國家特別容易陷入科學醜聞中」(例:2005年黃禹錫案)。作者認為,東北亞的困境涉及三個重要的社會學過程:西方科學的擴張、發展型國家之轉型、以及科研的「評估與控制」。而線索在於東北亞地區同時存在兩種迥異的「國家創新體系」(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其一是發展型國家(developmental state)為追趕先進工業國,因而採取的「自由研究體制」(liberal research regimes);其二則是日本帝國承襲德國的「不自由實驗室文化」(illiberal laboratory cultures)。資源由發展型國家分配,而實驗室則是德國高教模式的產物,在這兩個因素的互動之下,科學家因而得到舞弊造假的動機/誘惑(金錢與非金錢報酬)和方法(實驗室成員對主持人的服從與紀律)。

首先,自由研究體制指的不是缺乏標準,而是缺乏管制。實際上,韓國政府對科學家有非常清楚且嚴格的量化績效指標,在一定階段若無法產生結果,資金便會被撤回。換言之,韓國的研究報酬體系將優先順序訂為在西方期刊發表重要文章,而非公開透明、課責性(accountability)或進步性。這使得研究者產生誘因去抄捷徑、追趕流行的題目、抄襲、竄改資料。此外,發展型國家也藉由資金和自由來鼓勵科學家從事具有高度倫理爭議(因此西方先進國家不敢碰)的研究。

其次,同儕審查很多時候顯有不足,尤其生科領域常囿於「材料獨特性」的限制和「原創性」的要求,較少進行再現/複製(replication)研究,這時更重要的是如北美常見團隊內部成員的組織性懷疑檢視和自我品管。然而,不自由的實驗文化卻成為其阻礙(北美實驗室常有如彼此溝通的蜂巢,韓國卻是工廠生產線式的)。簡言之,階序式的組織消滅了膽敢吹哨者。

作者就這兩個向度畫出一個2 by 2 table的typology:

正式控制高

正式控制低

非正式控制高

規制型國家中的英美大學模式

  • 不自由研究體制
  • 自由實驗室文化
  • 正式和非正式控制防弊
  • 如美國
發展型國家中的英美大學模式

  • 自由研究體制
  • 自由實驗室文化
  • 非正式控制防弊
  • 以色列、新加坡、台灣

非正式控制低

規制型國家中的德國大學模式

  • 不自由研究體制
  • 不自由實驗室文化
  • 正式控制防弊
  • 如德國
發展型國家中的德國大學模式

  • 自由研究體制
  • 不自由實驗室文化
  • 弊端叢生
  • 東北亞國家

藉由質性案例比較研究和跨國量化資料分析,作者檢證了他的上述假說。值得一提的是,作者藉由少量文獻回顧[1],認為台灣是東北亞國家的異數,拋棄了日本殖民時期的德式而改採美式較注重懷疑精神、持續進步和原創性的實驗室風格。[至於這段觀察是否精準,或有待商榷。]

延伸閱讀:

  • Moore, Kelly, 1996, Organizing Integrity: American Science and the Creation of Public Interest Organizations, 1955-1975.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01(6):1592-1627
  • Redman, BK & Merz, JF, 2008, Scientific Misconduct: Do the Punishments Fit the Crime? Science 321(5890):775
  • 童小娟,2014,學術不端的因果機制:制度主義視角的分析(Academic Misconduct Causal Mechanism: the Perspective of Institutional Analysis)。廈門大學公共管理碩士學位論文。
  • Hesselmann, Felicitas, 2016, The visibility of scientific misconduct: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on retracted journal articles. Current Sociology doi: 10.1177/0011392116663807

[1] 作者這段說法的唯一參考文獻是:Ruibei, Wu, and Zhang Jinfu. 2003. “Chinese with an American Education and Taiwan’s Economic Development.” Chinese Studies in History 36(3):6-8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