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tic] 漫遊、閱讀、過平常日子:訪談李歐梵教授

組稿:楊佳嫻   

採訪撰稿:

醫學一  陳宗延(第二組)

農化四  歐喬宜(第三組)

中文一  蕭晴方(第三組)

中文二  潘怡帆(第四組)

中文一  蔣珮伊(第五組)

Read More

廣告

[critic] 馬政府周年 教育靈魂去哪裡?◎陳宗延

五月初,一群「挺馬學者」公開表態:「今年是台灣教育最沒有靈魂的一年」,甚至要求「換教育部長,救台灣教育」。綠營窮追猛打的焦點是準備承認中國學歷、學生嗆馬被打等等,但這群學者似乎另有訴求。究竟這位曾被《高等教育評鑑中心雙月刊》譽為「悠遊主客體之間的哲學家」的前政大校長、現任教育部長鄭瑞城,做錯了什麼?

 

詩人余光中對國語文政策的批評,大抵延續前朝,只是「教育部聽者藐藐」依舊。翻開馬英九2008年競選期間的《教育政策白皮書》,明文寫著「重視文化傳承,建立主體意識」,但這個主體文化如何界定?如何在國際觀、在地文化與中華傳統間取得平衡?鄭瑞城甘為「沒有聲音的部長」,這個高度爭議、藍綠針鋒相對的議題暫被擱置,仍然未解。

 

台師大教授吳武典希望「馬英九應於就職一周年時,大膽宣布推動十二年國教,才能符合全民期待」。其實《白皮書》對於十二年國教及其時程表隻字未提,反而主張「教改立意良善,但……政策躁進、錯亂……我們執政之後將責成教育部成立『升學制度審議委員會』,彙總社會意見,徹底檢討各種升學管道的優缺點」,自也不會是鄭部長的重點施政項目。這個委員會於去年六月就已成立,唯社會大眾尚未見到成果。

 

    台大心理系教授黃光國指出,「大學以SCISSCI的論文發展數量作為評鑑教師研究成果的主要指標,造成學術研究的的形式主義。」近日台大校園發起「百大維新」學生運動,諷刺校方一味追求世界百大排名,主張「學生來打分數,自省才能進步」,引起校內師生很大的迴響;但教育部和校方卻幾乎視而不見,無非是被建置化的五年五百億評鑑機制蒙蔽了雙眼。然而高等教育和學術研究不可或缺的創意和熱情,不僅不是論文數目可以度量,也絕非「錢丟進去,產品就能出來」。

 

綜觀以上,我們討論的都是部長沒做什麼,但部長究竟做了什麼?也許他什麼都沒做錯,但一位蕭規曹隨的部長真的是我們要的嗎?《白皮書》的前言提出一個陳義甚高的理念:「教育的終極目標在於培育具有健全人格、公民素養及終身學習能力的下一代」,哲學家部長花了一年尋找方向,國人雖然失望也還不到透頂,現在開始積極落實時猶未晚。

 

※原文刊載於新新聞雜誌第1159期(090521-090527)

[critic] 全球化脈絡下被掩埋的弱勢群體 ──讀《社會學與台灣社會》〈全球化的社會變遷〉、《基礎社會學》〈多文化共生的時代〉及《跨 戒》〈國族問題中的制度因素、全球脈絡與怨恨心態〉、〈台灣的移民接受政策與國家認同〉

表面上,全球化最讓人熟悉的面向,也是最常為媒體援引的意象,莫過於WTO等全球政治經濟組織的領袖峰會了。透過媒體之眼,我們往往忽略了峰會場外那些針鋒相對的抗議衝突,或者以插曲、軼事、花邊新聞等形式模糊化/淡化了他們的訴求。根據這個世界經濟發展的邏輯,全球化「偏重於以經濟為導向的問題視野」,而「由其所衍生的諸種問題則只是次要的或邊際成本的角色。」(周桂田,2007)然而,隨著「諸種問題」越演越烈,此種主流論述陸續受到衝擊,各國領導人和人民漸漸地再也無法視而不見了──而這之中未免帶有一點芒刺在背的威脅感,或者基於線性史觀、進步史觀產生的困惑。

 

    伴隨著威脅感或困惑,我們不得不重新反思:全球化究竟是什麼?根據〈多文化共生的時代〉:「全球主義是以資訊傳遞工具的高度發展為基礎,在經濟上形成國際性相互依存關係的一種狀態。」這個定義毋寧過於廣泛,甚至可說是山包海包的。在操作上,我們可以寬鬆地說,說全球化是快速流動的,但流動的方向為何?是往某個大文明聚集,或是更加徹底的離散?

Read More

【海島聲明】我們就是要引起爭議。◎陳宗延

    為什麼海島想要進活大? What’s wrong with us?
    去年NTU板上關於「校園媒體建置計畫」的討論串、連署和芻議,經過發
起者與校方協商以及學生自治的努力,化為一紙〈校園公共媒體自治時段管理
辦法〉。而在今年四月的海島禁播事件之後,這個〈自治辦法〉等同虛設。確實,在行政人員、教師、學生三方共治的理想校園公共領域裡,行政人員所代表的校方沒有義務全盤遵循學生自治法規,但也絕非意味校方可以粗暴地任意否決,否則整個學生自治體制將從根本發生動搖,帶來校方和學生之間的信任破產
    海島禁播事件不只是言論自由的議題,更是大學管理者的素質問題,也是
校方與學生認知嚴重落差的後果。我們不否認校方對學生確實經常用心良多,
,追根究柢問題在於:校方作為技術官僚的集合體,結構上不免流於僵化,甚至產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心態,進而阻礙了整體校園的進步。
    當未來充滿無限可能的大學生步入校園,不應止於受教和被塑造,也應該
試圖發揮影響力,衝擊抗拒變遷的校園。也因此,我們主張,大學教育的終極
效益就是引起爭議,在理性尊重、兼容並包的前提下,引發課室內的爭議、出
版品和研討會的爭議、虛擬社群的爭議、社區和社會的爭議,以思辨和論辯促
成文明的進步。我們主張,學校應該提供學生發表作品的機會與空間,這是創
造力和公共性的根源。學生本就處於學習和實習的階段,校方可以就專業問題
給予學生建議,但不應以專業為由全面封殺。問題必須被繼續討論下去,真理
/真相才有慢慢浮現(或者證明並不存在)的機會,學生在過程中學習成長,
這不正是教育的方法和目的嗎?
    今天,海島新聞的嘗試已經充分暴露了學生自治體制的困境,以及學校對
教育和學習的不理解。這是一所大學的悲哀。
    作為年輕的公民媒體參與者,海島已經善用網路空間作為發聲場域,並不
特別需要爭取在活大播放。然而,身為台大的一份子,海島更願意成為校園公
共領域的對話媒介。我們不認為自己能代表廣大異質的學生,我們也不甘成為
校方的傳聲筒;我們要做的不是搶過麥克風,而是要將麥克風遞到兩造三方面
前──而唯有衝撞體制、進入體制,才能凸顯體制問題,也才可能促成校方和
學生的對話。海島學生電視台不會成立社團,因為我們只是平台,這些對校園
民主至關重要的校園市民社會才是主體。今後,我們將不斷借用各社團的名義
,與他們合作進入活大播放議程。
  我們呼籲同學,持續關注活大的媒體壟斷現象以及其他「爭議的」校園公
共議題。如果你不滿意海島新聞的內容,也歡迎你進入我們的生命,改變我們。
    我們呼籲學生會、學代會及各社團,不要輕忽海島禁播事件可能對校園民
主和學生自治造成的傷害;我們也希望各社團進行串連,一同表達學生對校園
媒體的渴望和想像
    台大學生會長和學生代表選舉在即,我們要呼籲所有會長和學代參選人,
對校園公共媒體建制提出相關政見,並承諾會盡力與校方交涉
    我們呼籲台大校方,展現一所卓越大學的精神與氣度,重新認識學生自治
和大學教育的本質,並儘快召開校園公共媒體建制公聽會,讓校方、學生、新
聞所大眾傳播學者和其他關注校園公共議題的教師坐下來一起對話,共同描繪
校園公共媒體的輪廓。
【海島學生電視台⊙活大禁播小事紀】
[4/01]首次推出校園新聞,主題為大一女豪享來事件、吸菸區設置。
[4/08]向活大管理組申請播放,管理組以「有爭議」為由,不予播放
[4/16]再度送審,活大堅決禁播,認為〈校園公共媒體自治時段管理辦法〉
         是「學生的自治法規,行政單位以尊重為原則,也不一定要遵守。」
[4/20]「開天窗」閹割版新聞以大新社招生廣告的名義,審查通過。
[4/21]自行架設投影布幕,在活大播放。
[5/05]校方召開頂尖校園說明會,馮燕學務長重新肯認:「不引起爭議」才
         能播放,「學代會通過一個法案,學務處需不需要執行」可以討論。

[critic] 一種相思,兩處鄉愁──閱讀《台灣監獄島》和《流離記意》中的異鄉情結

 

當我讀畢《台灣監獄島》與《流離記意》我不禁想到卡謬《異鄉人》的台詞:「面對充滿預兆與星辰的夜晚,我第一次向宇宙溫柔的冷漠打開心扉。」是的,現實生活中,歷史的鬧劇還是持續地荒謬上演,所幸沒有更多人走入虛無的情感記憶送葬隊裡。所幸還有人堅持熱情,對離散的族裔表達歉然的關懷、同情的理解,使「台灣人」長成一個異質而豐富的名字。

 

Read More

[critic] 打破你的存錢筒──讀《基礎社會學》第十五章

    消費文化,如Don Slater於《消費文化與現代性》一書所說:「以市場關係為中介,並且以消費商品的形式來進行」,是現代資本主義下必然的產物。在歷史上從未有任何一個世代像現今這樣熱烈地擁抱消費,而且這股風潮與趨勢迄今未曾稍減。即使在經濟蕭條的當下,我們仍頻繁地從報章上閱讀到現金卡與卡債族的故事,雜誌上關於「簡約奢華」的倡議更是如火如荼,這無非是消費文化中物欲傾向的再延伸。

 

繁華美國鍍金時代(Gilded Age)「有一百塊錢就要花一百零五塊錢」的信念,雖然歷經了大蕭條時期(Great Depression)的洗禮,似乎絲毫沒有後撤的傾向。從「日本第一」的經濟榮景到90年代初期的日本泡沫經濟,從東亞四小龍的經濟奇蹟到90年代末期的東亞金融風暴,從華爾街風雲到此刻的全球金融海嘯,這些狂起狂落無一不是經濟體過度樂觀的自我估計,以致於造成嚴重的消費真空和經濟力萎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