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em] 從此

200802801.jpg

你就要OO他了

Read More

[prose] 房間裡的流浪

室友搬回桃園進行考前最後的自修衝刺計畫以後,這間雙人套房又回到起

初祇我一人的空蕩狀態。整整一人份(其實是約莫0.7人份,精確說)的物資後撤,房間突然顯示許多半掩著的風景。最醒目的是由於褪去了一大床被子,他的床又透露床墊原先淡雅節制的米黃色;大約每次從電腦螢幕前偏頭回看,都覺頗為悅目。

 

但回頭做甚麼?這間房裡再沒有第二個人同我招呼了。週末上台南,回台

北的時候已是週日晚上十點了。室友在稍早遷出,留下了信和CD和暫時搬不走的或不會用到的碎瑣雜項。這些緒懷是可感可傷了,但面臨那麼多離別,這次我顯得毫不經心,祇是來回了幾封簡訊叮囑了考前加油云云便潦草帶過。這自然不是我的原意,寧是希望他能夠安心。不過我也就被迫袪除一切感情地自我觀察從到家至今兩天曾經連續三十六小時一句話都沒說的事實。

 

房間空出一大半,但桌上、地上和箱子裡我的雜書還堆得到處都是。回憶

起之前,臨睡前會念詩 (間接推銷楊佳嫻詩集的手法真是無微不至XD)或是推薦我奇妙的床邊讀物們給他;而在睡夢裡則是聽他推薦或演奏的音樂(大抵是爵士、blue之類我並不熟稔的樂風),也有他的社團老師或學妹兼戀人的曲子。有時或許還有更為融通的嘗試,比如說新年假期時配合他的音樂錄詩,儼然也是一大篇章。又比如說他是小莫要好的同學朋友,便傳了簡訊告訴他有我這樣一位怪異的室友XD

 

剩下的那些,便是大量多餘的時間,和空間了……。我笑說自己可以併兩

張單人床去睡了,但是最終沒有。除了其一是小小存心地反駁了某人說我會滾下床去的話頭,其二也覺陡然多出一倍空間未免太過空疏。更加重要的是我希望這間房間能為我暫時保留原先的樣貌。這間房間每年換租,格局未能有多大變異,但總沾下個人的氣息,在遞換交接之前自行運轉不歇。一人離去以後,這些至為個人的生活切片能夠留存何時、流轉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