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2012.04.28 之三 米果與蘋果的後設戰爭

引文──戴立忍:「中時電子報在未告知本人前提下,挪用我在臉書寫下的文字,並冠以斷章取義的標題,本人強烈質疑中時這篇報導乃基於惡意攻擊壹傳媒立場的借力之舉。作為主流新聞媒體,卻罔顧知識產權,手法粗暴、動機可議,本人在此對中時報業提出嚴正抗議。也期待新聞媒體能回歸客觀中立,勿以私利為大,善盡社會公器之實。


我想到鯨向海的詩,〈什麼樣的女孩喔〉,改編如下:「什麼樣的時代喔什麼樣的蘋果/蘋果總得有米果去追」

為甚麼這些人都這麼喜歡自表呢?去拍攝國家暴力的記者強拍照片讓人感覺傳媒暴力,譴責強拍傳媒暴力的傳媒又偷引FB讓同一個人再次感覺傳媒暴力。

還有,一直為自己辯護不會壟斷媒體產業、不會公器私用的媒體,對批判它公器私用的立委公器私用地施以批判,繼而又對批判它「對批判它公器私用的立委公器私用地施以批判」的立委公器私用地施以批判。到頭來,不就坐實它什麼都不會,就是公器私用這招最行?


[日記] 2012.04.07 蔡致中vs.馬維敏:米果有臉說蘋果

引文──「馬維敏,看到您的老總手記,小弟真替你難過,《蘋果日報》是台灣最大的亂源,誇大社會衝突對立,只搞刺激,不問是非,每天腥羶色的新聞毒害我們下一代,你知道,許多人為你造的虐,白天念阿彌陀佛,晚上禱告,為台灣消災祈福,大家不願當面指摘你,只是畏懼《蘋果》惡勢力,而你竟然還會用『風度』自喜!這麼多罪惡一時無法清洗,請你在夜深人靜時回顧自己所做所為,也期待你重拾懺悔的心,一起讓台灣變成更好的社會……旺旺前策略長蔡致中上」


老實說,只除了沒有先徵求蔡的同意這一點,我覺得馬的公開回應全無不妥,態度也挺得體,不卑不亢。

我對《蘋果》處理新聞的方式當然也有很多意見,裸體與屍體的、sensational的,特別是「製造」出偽善的「花魁事件」。但是,對我來說,應該被優位處理的威權時代遺緒尚未被妥當清算,媒體仍然跟復辟的當權者稱兄道弟、沆瀣一氣,甚至根本就沿著國家機器的紋理茁長。在這方面,《中時》「遙遙領先」《蘋果》;蔡先生也太有臉說人家、太自我感覺良好了吧。

再者,在「誇大衝突對立,只搞刺激,不問是非」方面,我覺得,在那個已經多次破產的「理性、客觀」的「質報」外殼下,《中時》和《蘋果》並沒有那麼不同。就像Bourdieu說的:「新聞記者們的產物,比人們所相信的更具同質性。最明顯的差異和新聞媒體的政治色彩有關 […],卻隱藏著深刻的相似幸,而這尤其來自消息來源所強加的束縛,以及一連串的機制,其中最重要的便是競爭的邏輯。」

但我以為,最重要的還是不要把真相和道德對立起來──抽空了真相,道德往往淪為反動派的辭令,和諧也就僅僅只是當權者的遮羞布。可悲的是,我們選擇有限。面對黨/國的侍從和市場的走卒,我們只有拒寫、拒看,或者至少,盡可能地細看。可能,這最是我們日益懷念「作為媒體人」(曹欽榮語)的鄭南榕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