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島聲明】我們就是要引起爭議。◎陳宗延

    為什麼海島想要進活大? What’s wrong with us?
    去年NTU板上關於「校園媒體建置計畫」的討論串、連署和芻議,經過發
起者與校方協商以及學生自治的努力,化為一紙〈校園公共媒體自治時段管理
辦法〉。而在今年四月的海島禁播事件之後,這個〈自治辦法〉等同虛設。確實,在行政人員、教師、學生三方共治的理想校園公共領域裡,行政人員所代表的校方沒有義務全盤遵循學生自治法規,但也絕非意味校方可以粗暴地任意否決,否則整個學生自治體制將從根本發生動搖,帶來校方和學生之間的信任破產
    海島禁播事件不只是言論自由的議題,更是大學管理者的素質問題,也是
校方與學生認知嚴重落差的後果。我們不否認校方對學生確實經常用心良多,
,追根究柢問題在於:校方作為技術官僚的集合體,結構上不免流於僵化,甚至產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心態,進而阻礙了整體校園的進步。
    當未來充滿無限可能的大學生步入校園,不應止於受教和被塑造,也應該
試圖發揮影響力,衝擊抗拒變遷的校園。也因此,我們主張,大學教育的終極
效益就是引起爭議,在理性尊重、兼容並包的前提下,引發課室內的爭議、出
版品和研討會的爭議、虛擬社群的爭議、社區和社會的爭議,以思辨和論辯促
成文明的進步。我們主張,學校應該提供學生發表作品的機會與空間,這是創
造力和公共性的根源。學生本就處於學習和實習的階段,校方可以就專業問題
給予學生建議,但不應以專業為由全面封殺。問題必須被繼續討論下去,真理
/真相才有慢慢浮現(或者證明並不存在)的機會,學生在過程中學習成長,
這不正是教育的方法和目的嗎?
    今天,海島新聞的嘗試已經充分暴露了學生自治體制的困境,以及學校對
教育和學習的不理解。這是一所大學的悲哀。
    作為年輕的公民媒體參與者,海島已經善用網路空間作為發聲場域,並不
特別需要爭取在活大播放。然而,身為台大的一份子,海島更願意成為校園公
共領域的對話媒介。我們不認為自己能代表廣大異質的學生,我們也不甘成為
校方的傳聲筒;我們要做的不是搶過麥克風,而是要將麥克風遞到兩造三方面
前──而唯有衝撞體制、進入體制,才能凸顯體制問題,也才可能促成校方和
學生的對話。海島學生電視台不會成立社團,因為我們只是平台,這些對校園
民主至關重要的校園市民社會才是主體。今後,我們將不斷借用各社團的名義
,與他們合作進入活大播放議程。
  我們呼籲同學,持續關注活大的媒體壟斷現象以及其他「爭議的」校園公
共議題。如果你不滿意海島新聞的內容,也歡迎你進入我們的生命,改變我們。
    我們呼籲學生會、學代會及各社團,不要輕忽海島禁播事件可能對校園民
主和學生自治造成的傷害;我們也希望各社團進行串連,一同表達學生對校園
媒體的渴望和想像
    台大學生會長和學生代表選舉在即,我們要呼籲所有會長和學代參選人,
對校園公共媒體建制提出相關政見,並承諾會盡力與校方交涉
    我們呼籲台大校方,展現一所卓越大學的精神與氣度,重新認識學生自治
和大學教育的本質,並儘快召開校園公共媒體建制公聽會,讓校方、學生、新
聞所大眾傳播學者和其他關注校園公共議題的教師坐下來一起對話,共同描繪
校園公共媒體的輪廓。
【海島學生電視台⊙活大禁播小事紀】
[4/01]首次推出校園新聞,主題為大一女豪享來事件、吸菸區設置。
[4/08]向活大管理組申請播放,管理組以「有爭議」為由,不予播放
[4/16]再度送審,活大堅決禁播,認為〈校園公共媒體自治時段管理辦法〉
         是「學生的自治法規,行政單位以尊重為原則,也不一定要遵守。」
[4/20]「開天窗」閹割版新聞以大新社招生廣告的名義,審查通過。
[4/21]自行架設投影布幕,在活大播放。
[5/05]校方召開頂尖校園說明會,馮燕學務長重新肯認:「不引起爭議」才
         能播放,「學代會通過一個法案,學務處需不需要執行」可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