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學鬥陣└(ˋoˊ)┘相挺紹興】 台大勞工社聲援紹興社區聲明稿

【工學鬥陣└(ˋoˊ)┘相挺紹興】
台大勞工社聲援紹興社區聲明稿

甫於十月初復社的台大勞工社,是台大目前最稚嫩的異議性社團。我們正處在一邊學認字(理論培力)、一邊學走路(實作參與)的嬰兒期。今年10/27、28,是我們第一次公開踏出校園、走上街頭的日子。連續兩天的週末,我們成為「第十屆同志大遊行」和「政府混蛋台灣完蛋勞工大遊行」的一份子。支撐我們熱情的信念究竟是甚麼?或許,正是我們在手繪舉牌上所寫的一則標語:「被壓迫的階級團結起來」。

弱者,是否註定了被欺凌的命運?無力者,真的沒有反敗為勝的機會嗎?對紹興南村的居民而言,這也許是一個「無語問青天」的提問。但是,在台大鴨霸、政府顢頇的情況下,為了一線生機,居民們確實努力拚搏到了今天。去年校慶以來,我們從紹興反迫遷運動的軌跡中,見證了許多最美好的人性光輝:那是社區網絡的互助扶持,是學生和老師學以致用的正義實習課,是律師、建築師和音樂家們的無償投入。那是將理想當火種燃燒,哪怕只剩下最後一根希望的火柴。

所謂「工人」,對紹興居民有兩個意義。首先是「工」:紹興社區居民多以清潔工、資源回收、開計程車、手藝製作等基層勞動為業。他們的社會條件比我們惡劣,生活絕不寬裕,卻也不偷不搶、誠實納稅,努力流汗換取生計。許多人吞不下的一口氣,是自己用掙來的錢購置了家,竟然莫名需要拆屋、還地、賠款,豈非數十年勞動付諸流水?其次是「人」:在作為商品販賣的勞動力之外,別忘記他們同時也是活生生的人,需要一個可以讓他們進行勞動力再生產的家。這家並不富麗堂皇,是同時憑藉殘破的社會安全網而撐持的,卻因為台大的無情選擇而將一夕摧毀!這對紹興居民而言,是生死一線的危機!

吾愛台大,吾更愛勞工。要台大勞工社選邊站,很抱歉,我們不可能因為愛校的愚忠而站在台大那一邊。我們的宗旨正是站在勞工那一邊。因此,台大勞工社支持「紹興社區及台大學生聯盟」的訴求:立即撤告,對等協商。

[延伸閱讀]
加入校慶穿黑衣,聲援紹興的行列:
http://ppt.cc/2DOg
校慶典禮流程
http://www.ntu.edu.tw/activities/festival2012/festival.html
選修紹興學程
http://tinyurl.com/c5do83c
一分鐘認識「紹興學程」:
http://tinyurl.com/ShoaXing-1min
十分鐘認識「紹興社區」:
http://issuu.com/dong-lihong/docs/shaoxing_10min — with 林沁 and 6 others.

廣告

【台大勞工社1028行動聲明】我們還在學習,所以我們決不缺席

【台大勞工社1028行動聲明】我們還在學習,所以我們決不缺席

台大勞工社曾活躍於90年代,乘著後解嚴民主化的學運風潮,參與眾多運動戰役,社團規模曾達二十人之譜。然而,隨著學運退燒,成員紛紛離開校園,社團乃漸次萎縮,最後於04年左右,不復見於異議性社團名單之列。

而今,由於整體經濟環境不斷轉劣、政府施政方針又大幅傾斜於財團和資本家,勞苦階級的勞動條件越趨惡化,公平正義的議題再度受到重視,青年學生也無法自外於此社會氛圍。一群有志學生於是尋求將勞工社「借殼上市」,自七月始就復社事宜廣納意見進行討論,而於十月八日正式復社,並選出復社後第一任社長、副社長。

台大勞工社復社的初衷,是一面凝聚學生力量深入研討勞工議題,一面在參與和實作中尋求社會變革。參與工運且積極發聲,因而是勞工社員當前應當做到,且須恆常持續的重要實踐。勞工社參與工運的意義,不僅是對勞工的「義氣相挺」,更是藉由實踐及與之相伴的時刻反思,逐步確立學生在運動中的主體性和戰略位置。

我們必須積極肯認自己當下作為「產業後備軍」以及未來作為「僱佣勞動者」的角色,從而進一步思索該如何當「好」­--這裏的意思毋寧與主流的定義相悖--一個勞工。同時,我們所必須抵抗的不僅是當下勞工受侵害的問題,以及我們出社會後即將面臨的惡劣勞動環境,更重要的是,學生是否能試圖在運動中清晰指認一切勞動問題的結構性原因?我們應當在戰略上想像,除了體制內常見的「權益爭取」和「權利保護」訴求,是否可能描繪出更根本、更基進的論述圖像。

我們還在學習,所以我們決不缺席。 — at 凱達格蘭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