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馬克思也能讓你怦然心動◎Sarah Bates│呂楊鵬譯、陳宗延校

※原載於英國《社會主義工人報》(Socialist Worker)網頁2019年1月26日之文章。本譯文為「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之邀稿,引用請註明出處。

薩拉·貝茨(Sarah Bates)愛看近藤麻理惠(Marie Kondo)的新電視節目《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Tidying Up)。但她寫道,這檔節目的大受歡迎亦揭示了更深層的事物,即資本主義下的生活狀態及我們與商品的關係。

※圖說:近藤麻理惠認為你應該保留讓你快樂的東西。

你的家什中有多少能讓你「怦然心動」?這是整理收納專家近藤麻理惠讓上百萬觀眾自問的問題。

她的電視節目《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一月份在網飛(Netflix)上一經推出即大受歡迎。

每一集節目中近藤都會指導不愉快的住戶使用「近藤麻理惠法」( “KonMari” Method)整理自家。

近藤鼓勵這些家庭先將他們家裡所有的東西聚成一堆,然後一件一件地判斷其是否能讓自己「怦然心動」。除此之外的東西通通丟棄。這種整理法風靡全球,世界各地的慈善商店都出現了捐贈物激增的情況。

不過,這檔電視節目可不僅僅是關於有序的亞麻衣櫥與整齊的鞋櫃的,而是關於徹底改變你的人生。

近藤造訪的都是一些堆積了物主既不想要也不使用的雜物而物滿為患的住所。她的概念是將那些住所轉變為「心動的空間」,充滿著物主真正所愛的東西。

對近藤而言,機會是無限的。她說:「當你進行整理時,你也同時讓自己的生活井井有條」。

「整理過程不是清理房子或趕在訪客到前弄得看來整齊些。你將要以使你的生活怦然心動的方式整理,而且從此改變它。」

但這份心動可不便宜。一支經過認證的近藤麻理惠法顧問團隊可以為你整理房屋,索價是每小時76英磅(譯註:約3,070台幣),五小時起跳,差旅費另算。更資深的整理收納專家價格還要更高一些。

近藤麻理惠這塊註冊商標所販賣的不僅是一套丟棄你不想要的東西的方法——更是一個實現你「理想生活」的契機。

人們竟然會花費這麼多錢用整理魔法讓自己的生活舒心一些,這一現象本身說明了什麼呢?

並且,為什麼人們會不斷持有這麼多東西,使得家中寸步難行呢?

怦然心動的整理魔法與大多數勉強維持生計的人無關——超過1,400萬英國人生活於貧困中。

但它的確揭示了日常家庭生活的部分問題。一些家庭由於耗時的育兒和工作,屋子裡堆滿了雜物。

它亦展示了資本主義一個最易辨識的顯著特徵——商品的大規模購買與銷售。一些物主花費數十年建立自己的收藏:聖誕裝飾物、棒球明星卡或棒球鞋。

這些死氣沉沉的東西一旦附著了情感上的價值,物主就很難忍心將它們丟棄。

身份認同

讓家中和生活中充滿讓自己心動的東西,有助於我們應付在人生中不斷遇到的艱難情況,並形成一種身份認同感。

譬如有一集節目中,一位移民女性就糾結於是否扔掉一批能讓她回憶起母國的衣物。

同社會中的一切事物一樣,我們居家生活方式也是社會組織形態的產物。

在近藤麻理惠的世界裡,恐怕沒有地方安放那位出了名不修邊幅的卡爾·馬克思。

但和近藤一樣,馬克思也對人們同自己的佔有物之間古怪而複雜的關係抱有興趣。

早在大眾廣告和電視購物頻道出現一個多世紀以前,馬克思就寫道佔有商品使人們獲得一種目的感。

「既然我能夠憑藉貨幣得到人心所渴望的一切東西,那我不是具有人的一切能力了嗎?這樣,我的貨幣不是就把我的種種無能變成它們的對立物了嗎?」(譯註:出自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第三手稿〉。)

對馬克思而言,商品的購買與銷售塑造了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他寫道人們通過購買商品獲得對自己生活的控制,或者至少是一種控制感。

種種基本生活要素被化約為利潤而買賣的物品。物品的有用性被馬克思稱為使用價值,但關鍵的是它們 「值」多少取決於它們能換得什麼——這被馬克思稱為交換價值。

「一個物件,只有當它為我們擁有的時候,也就是說,當它對我們說來作為資本而存在,或者它被我們直接佔有,被我們吃、喝、穿、住等等的時候,才是我們的。」(譯註:出處同上《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但馬克思對資本主義下的工作如何形塑勞動的最終產品和個人,有著更為深入的分析。

在資本主義下,工人被迫同自己的勞動產品分離——這是資本主義與此前的社會組織形態的根本區別。

舉例來說,那些生產電腦的人是看不到自己勞動的最終成品的。他們或許負責生產硬碟,卻永遠也不會接觸到記憶體、鍵盤和顯示器。

工人喪失了對生產過程的有效控制。

這意味著這樣一種動態,使工人同自己技藝、時間與創造力的產品相隔絕。

馬克思將這種現象稱為異化——儘管在他之前已有人使用過這個術語,但馬克思用它來描述的是物質世界中的一個特徵、社會體系的一個產物,而不是某個空想的概念。

經歷19世紀資本主義的發展,人們的工作方式已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工作不再於家中或田地中進行,工人集中在工廠中一起工作。

因為生產工具被老闆所掌控,工人們全部仰賴工廠所發的工資來維持生計。

勞動的最終產品歸老闆所有,即便是工人而非老闆創造性地生產了這些產品。

工人所得到的少於他們所創造的價值,老闆藉此發財致富。在資本主義中,萬物皆有標價。哪怕是人類基本生活所需——水、食物、居所——也被當作商品。

商品成為人類生活的核心特徵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馬克思說,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財富表現為「龐大的商品堆積」。(校註:《資本論》第一卷開篇之句:「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占統治地位的社會的財富,表現為『龐大的商品堆積』。」)

但在持續的購買與銷售的過程中,人和人之間的聯繫被轉變為商品和商品之間的聯繫。

這個「物質的全面依賴體系」(校註:《資本論》第一卷第三章:「商品所有者發現:分工使他們成為獨立的私人生產者,同時又使社會生產過程以及他們在這個過程中的關係不受他們自己支配;人與人的互相獨立為物與物的全面依賴的體系所補充。」)使得工人彼此隔絕,卻又依賴對方的勞動成果維持生活。

譬如,一個麵點師缺乏蓋房子的材料和技藝——而一個建築工人得依賴麵點師製作麵包所需的時間與創造力。

馬克思將其稱為「商品拜物教」——這一過程的核心關係似乎在於商品之間,而不是生產它們的工人。

烤製麵包與建造房屋的勞動被忽略了,勞動者也被隱藏了起來。

正是貨幣使這一切成為可能。它令商品可以用不同比率計算價值,商品的交易因此能順暢進行。

強制勞動

工人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迫使他們去生產他們自己無力購買的商品。

另一方面,各種廣告狂轟濫炸,給實體物灌注了各種改善生活的性質。

每一天公司都會大量製造宣傳,解釋他們的產品將如何改善作為個人的你。

有多少轎車與香水廣告在傳達這樣的訊息,買了它們的產品將使你對異性具非凡的吸引力?

老闆們並不會因此受到指責,因為資本主義已經讓人際關係扭曲到如此程度,只有商品才能填補逐利社會造成的空虛感。

即便大受歡迎的近藤麻理惠真的與被生活淹沒的人們建立了良好關係,遺憾的是,僅憑整理是無法讓我們掌控自己的生活的。

想要生活在一個沒有異化的世界,必須徹底改變這個社會。

社會主義社會中的生產不再由老闆賺取利潤的私欲所驅動,而是會圍繞人們的需要進行。那些負責生產的人們也將具有管理的權利。

這不僅會根本改變職場經驗,同時也會使人和自然世界、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發生根本變化。

當我們真的可以選擇自己生活的構成要素時,多餘物品和整理服務的市場就不再必要了。

用商品來滿足人們的需求和欲望是不合理的。

資本主義必須消亡,我們才能在一個真正「怦然心動」的世界裡生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