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醫師會對醫師福祉之聲明│陳宗延譯

※原載於世界醫師會(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 WMA)網站

※於2015年十月俄羅斯莫斯科WMA第66次大會通過

前言

醫師福祉指的是:所有影響生理、心理和社會健康及預防或治療醫師經歷的急性或慢性疾病(包含工作危害、職業壓力和疲勞造成的心理疾患、失能和傷害)的因素的最適化。

醫師福祉對病患照護可能有正面影響,但尚需更多研究。因此,醫學專業應當鼓勵和支持進行中的醫師健康研究。既有的證據應當在政策和實作中施行。儘管醫師傾向於擁有健康的習慣,提昇他們的健康作為改善全體人群健康的一種方式仍是重要的。

處於職涯各階段的醫師和醫學生,接觸到的既有正面的經驗,也有各種不同的壓力源和工作傷害。醫學專業應當尋求指認和修正導致這些壓力源的政策和實作,並與各國醫學會(National Medical Associations, NMAs)合作發展具有保護效果的政策和實作。就和所有人類一樣,醫師會經歷病苦,也會有家庭義務和其他專業生活之外的責任應當被考慮。

醫師耽擱尋求幫助的一個理由,是對守密性的顧慮且對於病患的角色感到難以自在。他們經歷的是對自己病患的責任感,且敏感於外界對其健康的期待。因此,醫師尋求和接受治療時,應當被保證具有和其他病患同等的守密性。照護醫師病患時,健康照護體系可能需要提供特殊的安排,以支持其提供隱私與守密的義務。預防、早期協助和介入應當可及,且與任何懲戒程序分開來。

醫師福祉的威脅、障礙與機會

專業角色與期待

醫學專業經常吸引具有強烈義務感的、高度緊迫感的個人。成功完成漫長且密集的教育要求,往往賦予醫師在其社群中具有高度的尊重心和責任感。

帶著高度的尊重和責任,醫師經常得忍受病患和公眾的高度期待。這些期待可能造成對他人的照護優先於對自己的照護,以及對於照料自身福祉感到罪惡和自私。

醫師預防健康的作法和病患的有直接關係。這種關係應當鼓勵健康照護體系更妥善地支持和評估改善醫師和醫學生健康對病人的影響。

工作環境

工作條件,包含工作負荷和工時,在醫師的職涯中影響了他們的動機、工作滿意度、個人生活和心理健康。

因為照護病患,醫師經常被認知為能夠豁免於傷病;而且職場健康與安全計畫可能會被忽略了。小型組織雇用或自僱的醫師則甚至是處於更高的職業病風險中,而且可能缺乏大型健康照護機構所提供的健康與安全計畫的使用權。

他們專業責任造成的結果是,醫師和畢業後教育中的醫師經常遭遇情感挑戰和創傷的處境,包含病患的病苦、傷害和死亡。醫師也可能暴露於輻射、噪音、惡劣的人體工學等物理危害,以及HIV、結核和肝炎等生物危害。

有些健康照護體系可能會使壓力惡化,因為體系中固有的階序和競爭。畢業後教育中的醫師和醫學生,在其醫學教育中可能成為騷擾和歧視的受害者。由於他們在醫學階序中的位置,他們可能會感到無力面對這些行為。

醫師的自主性,是醫師滿意度最強的預測因子之一。越來越多的外在規範措施,例如過度強調成本效率或顧慮通報醫療錯誤的後果,可能會不當地影響醫療決策,並削減醫師的自主性。

疾患

儘管醫療專業承認早期發現和治療疾患是較佳的,醫師卻往往熟練於隱藏自身的疾患,並繼續行使職責而佈尋求協助,直至無法完成職務為止。一位患病的醫師尋求照護時可能有許多阻礙,包含:否認、守密議題、厭惡病患角色、執勤負責範圍(practice coverage)、畏懼懲戒處分、可能失去執業優待(practice privileges)、失去依績效計的酬勞、以及自我照護的效率。由於這些阻礙,醫師往往不情願轉介自己或同事去接受治療。

疾患可能包含心理和行為的健康問題、疲勞、溝通和人際議題、生理和認知問題以及物質濫用疾患。這些疾患和問題可能重疊,也可能在自基礎醫學教育至退休的專業生命週期全程發生。重要的是承認醫師福祉的光譜,從最適健康、輕微疾患、到使人衰弱的疾患。

物質濫用可能破壞一位醫師的個人生活,也可能顯著影響他或她照護病患的能力。輕易取得藥物也可能造成醫師濫用娛樂性藥物和處方藥的風險。在職場受損前提供協助,對醫師、其專業信譽和其病人,都具有保護作用。

改善福祉促進、預防策略和早期介入,有助於減輕精神和生理疾患的嚴重度,也有助於減少醫師、畢業前教育中的醫師和醫學生自殺的發生率。

建議

WMA建議各國醫師會認可,並盡可能地主動處理下列事宜:

  1. 與醫學院和職場合作,各國醫師會認可其提供關於醫師福祉的各層級教育的義務。各國醫師會應當合作提昇研究,以建立促進醫師健康和確定醫師福祉對病患照護之影響的最佳作法。
  2. 在職場內外,都應支持和給予醫師福祉。支持可能包含但不限於轉介醫學治療、諮詢、支持網絡、被認可的醫師健康計畫、職業復健,以及韌性訓練(resiliency training)、健康生活風格和個案管理等初級預防計畫。
  3. 各國醫學會應認可醫師的與病人的個人健康作法之間強烈且持續的連結,而這給予健康體系另一個促進醫師健康的非常重要的理由。
  4. 醫師健康計畫能夠幫助所有醫師藉由預防策略主動幫助自己,也能夠藉由評估、轉介治療和追蹤來協助不舒服的醫師。幫助提昇正面心理健康的計畫和資源應及於所有醫師。應該要有早期偵測、介入和照護醫師病患的特別安排,以保障醫師的健康。旁養支持性和接納性的文化,對於成功的早期轉介和介入是重要的。
  5. 處於酒精或藥物濫用風險中的醫師,應當要有取得適當守密的醫學治療和周全的專業支持的管道。各國醫學會應當推廣幫助醫師在治療計畫完成後重新進入醫療執業、且具適當持續監管的計畫。應當進行更多研究,以確定預防醫師及畢業後教育中的醫師物質濫用的最佳作法。
  6. 醫師有權享有的工作條件,是有助於限制疲勞風險,以及培力他們而使之能藉由平衡專業醫學責任與私人生活和責任來照料自身的個人健康。最適的工作條件包含:安全且合理的最高連續及總工時、執勤間的充分休息、以及適當的非工作日數。相關組織應建設性地處理專業自主性和工作-生活平衡問題,且使醫師能參與關於其工作生活的決策。工作條件不應使病患或醫師處於風險之中,且醫師最終應投入建立最適的職場條件。
  7. 職場應促進有益於健康生活風格(包含取得健康食物選項的管道、運動、營養諮詢與支持戒菸)的條件。
  8. 醫師、畢業後教育中的醫師和醫學生,有權在沒有騷擾與暴力的職場中工作。這包含免於言語、性和身體侵害的自由。
  9. 醫師、畢業後教育中的醫師和醫學生,有權要求一個協力的職場。職場應促進跨領域團隊合作,並且應當在合作和尊重的精神中提供醫師和職場中所有其他專業間的溝通。應當考量溝通技巧、自我覺察和團隊合作方面的教育。
  10. 醫事人員應接受辨識、處理以及與可能暴力相向人士溝通的訓練。健康照護機構應對暴力採取防護措施(這包含常規暴力風險查核),特別是在精神健康治療機構和急診部門。暴力受害者或舉報暴力的員工,應受到管理階層的支持,並接受醫療、心理和法律諮詢。
  11. 醫學院和教學醫院應為畢業後教育中的醫師和醫學生發展並維持守密服務,並提高這類計畫的覺察度和可近性。職場應考慮提供畢業後教育中的醫師醫療諮詢,以在醫學教育的開端就能辨識出任何健康議題。
  12. 對全體醫師的職場支持應能輕易可及且為守密。評估和治療醫療同仁的醫師,不應被要求以其非醫師病患不會被要求的任何方式,通報其醫師病患照護的任何方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