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走回頭路」:埃及的繼續革命(2)◎Philip Marfleet│陳宗延譯

穆爾西與危機Mursi and the crisis

    當前許多評估常見的想法是,穆斯林兄弟會將會成功地攻擊埃及由下而上的運動。這或許是某些兄弟會領導者的目標──但它看起來還留在願望。鎮壓運動對任何政府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戰:穆巴拉克的繼位者最高軍事委員會(Supreme Council of the Armed Forces (SCAF))無法做到,而穆爾西在發動他自己的反革命上裝備不良。總統面對了比穆巴拉克在其倒台前所遭遇遠為嚴苛的經濟壓力。他轉向國際資本以處理他的問題,準備要擊敗一個要求他符合人民基本需要且保證革命成果的民眾。兄弟會面臨自從殖民時代結束以來其最大的政治挑戰。

 

    穆爾西的問題受困於其對麵包議題的困難上。在阿拉伯埃及,麵包(aysh)同時意味著「麵包」和「生命」,而數十年來補貼的麵包已對大多數工人階級、農民和貧困家庭而言不可或缺。當代埃及歷史的關鍵時刻都與麵包的供應相關,而自從穆巴拉克倒台後就有很多供應衰退的緊張時期。基本的5匹(five-piastre[1]麵包其成本與品質是大多數家庭日常討論的事務,且出現在穆爾西在總統選舉後發佈的一份優先順序與保證清單的首項。穆爾西說他已創建一個「麵包檔案」,且他常規地監測供應:當他在201210月初於一個公開集會講話時,他宣稱設定以終結麵包短缺的目標已達成80[2]。政府官員說他們指揮了先前被軍隊和警察使用的「大麵包坊(mega-bakeries)」,以供應公眾需求:透過這手段,他們宣稱,「任何地方的短缺都能馬上擺平」[3]。公眾中有高度的懷疑主義──一個網上測量總統是否成功履行他的承諾的「穆爾西量表(Mursimeter)」,公開提出懷疑[4]

 

    即使是穆巴拉克也躊躇於麵包補貼,知道這議題可能會引火自焚(incendiary)。在1977年一次麵包尺寸的縮減,由沙達特總統所要達到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的要求,引發了大規模的全國性數天的抗議,威脅政權。沙達特存活下來了──但僅僅在使用軍隊鎮壓大規模群眾活動的危險時刻之後,才恢復削減麵包政策。在這場「麵包暴動(intifada of bread)」之後,穆巴拉克將人民抗議的威脅用於與國際貨幣基金及其他的協商上:一種動員以抵抗IMF1980年代和1990年代日益強加的、削減補貼的壓力的戰術[5]。今日穆爾西也面臨來自世界金融機構的壓力,同時他也受到被高度動員而期待的民眾觀察。自從1993年,埃及就不再有國際貨幣基金的貸款;現在一筆48億美元的貸款,據稱是國際貨幣基金在歐元區外最大筆的借款計劃之一,伴隨著勢不可擋的補貼削減要求。埃及的國會(目前休會[suspended])去年拒絕了一筆要求類似的32億美元借款。國際貨幣基金在大力施壓;它將埃及視為一個在中東貸款的測試案例(test case):根據《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與埃及協商將會對這世界的緊急借貸者提供一個實驗室,當它試圖要協助所謂阿拉伯之春起義所創造的新民主時[6]。貸款對穆爾西很關鍵:它計劃的1.1%利息相較於當下給付給國內銀行的、創記錄的(且無法維持的)16%,對此埃及政府轉向基金以弭平鉅額的年度赤字──約是300億美元,這已經比2012-13年預測的(201211月)還多出60億美元了[7]。若達成協議,官員說,國際貨幣基金貸款將會釋出世界銀行(World Bank)、非洲發展銀行(African Development Bank)和不同的中東國家更進一步的資源[8]。全球金融機構躊躇地接近──埃及名列世界10大風險債務人,在接下來5年中有27.3%的拖欠機會[9]

 

    國際貨幣基金堅持穆爾西必須普遍削減國家開支,特別在構成今年度預算30%的補貼方面[10]。在2011年,埃及國家補貼每個5匹麵包19.8匹的補助款;在2012年,補助款將會是24.08匹,反映了世界市場上小麥(wheat)成本的上漲[11]。去年政府提供給地方生產者的小麥價格翻倍,標誌出穆巴拉克鼓勵生產具有異國情調的(exotic)現金作物(cash crops)以供外銷之政策的劇烈變動。地方生產的小額提昇卻被形容為「滄海一粟(just a drop in the bucket)」[12]:埃及迫切需要必須在世界市場上尋求大量穀物:平均而言在過去5年中,它從國外購買滿足每年國內需求的45[13]。當穀物價格被預測會漲得更加急遽,時機對穆爾西而言不能更糟的了。

 

    國際貨幣基金想要在它給予貸款前對補貼削減做出協議。其他國際金融組織和政府正在觀察:在201210月,歐盟和美國暫緩兩筆總值10億美元的補助金,直到國際貨幣基金和埃及政府達成協議。國際金融一方和人民另一方對麵包議題的挑戰,總統最初似乎對後者做出讓步。在20128月,他的官員宣佈,一種較大的10匹麵包(據稱品質更佳)很快就會生產出來:在效果上,政府預備好要藉由逐步淘汰(phase out)較小的麵包,以讓麵包價格翻倍。在201210月,阿莫德‧伊薩(Ahmed Issa),負責總統「麵包檔案」的官員說:「將不會有引起社會不穩定的麵包價格上漲。補助的麵包將會維持在5匹」[14]

 

    穆爾西面對類似的挑戰是有關燃料,國際貨幣基金在此也想要大幅削減補貼。丁烷氣(Butane gas)被多數埃及家庭用於烹飪。汽缸(gas cylinders)以2.5(埃及磅[LE])官方價格出售,但黑市價可以是30倍之多──遠在一個40%人口每日以少於2美元維生的國家的貧窮家庭的承受範圍之外[15]。在全埃及都有反覆的短缺發生,憤怒的群眾在分發中心示威抗議。而在汽油和柴油的案例中也是:在加油站築起了冗長的排隊隊伍,司機在此可以等待加油達數小時。計程車和小巴士(所有埃及城市的日常生活中所不可或缺)加入排隊,便有了交通混亂與燃料短缺具有表達總體危機之重要象徵議題。有著許多抗議、司機與警察間的打鬥、以及司機上演包括封鎖與佔領道路和鐵道的集體抗議的事件[16]


[1] 約是0.5英便士或0.75美分。

[2]  胡賽因,2012

[3] 胡賽因,2012

[4] 穆爾西量表可以阿拉伯文在http://www.Mursimeter.com閱讀,及以英文在http://www.Mursimeter.com/en閱讀。

[5] Momani,
2005.

[6] Reddy and Bradley, 2012.

[7] Hyde, 2012b.

[8] Wroughton, 2012.

[9] 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s)評估-Hyde2012c

[10] Hyde, 2012a.

[11] Hyde, 2012a.

[12] Magda Kandel,埃及經濟研究中心(Egyptian Center for Economic Studies)主管,引自Detrie, 2012.

[13] 見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sation)出版的數字-FAO2012

[14] 胡賽因,2012

[15] Marroushi and Shahin2012,金字塔線上,2011

[16] Al Masry Al Youm2012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